第61章 狗急跳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由小说推荐网(m.65273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孙富家的老仆被家主所逼,不得不冒险再次到关家门前探头探脑侦查了一番。
    他第一次来只是远远看到了取暖的余烟,没敢走近院门,这次看得亲切,终于看到院子里足足有二三十匹马,还有不少彪形大汉。那个很好认的红面长髯壮汉,也躺在火堆的余烬旁休息。
    幸亏关羽一行赶路居家也不会把铠甲穿在身上,所以那老仆倒是没有看到铁甲。加上对关长生的刻板印象,他便下意识把对方认成了马匪。
    仆役之辈没有保密意识,刚刚探头探脑没两秒,就被早起无事的赵云逮到了:“你是何人,为何在此窥伺?”
    “这……这位壮士,老汉只是本村农户,久不见这户人家有人回来,好奇多看一眼,并无恶意。”孙家老仆连忙卖无辜。
    赵云知道这里是关羽老家,乡里乡亲的老人家也不好造次,就没有在意。
    孙家老仆连忙回去汇报,孙富一听顿时不敢亲自动手了。
    “居然有二十几匹马?这关长生本就是匪类出身,怕不是勾结上了大伙贼军。难道是这几个月白波贼渐渐猖獗,所以他从贼之后想要作为内应,杀回老家清算恩怨?”
    孙富一想到可能有大批白波贼从北杀来,抢了他们这些盐枭富户人家、打土豪分盐湖,内心便是一阵不寒而栗。
    前一秒还想着怎么尽快报仇的他,转眼就开始琢磨如何先保护好自己。
    “快!备马,我马上进城找堂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跟亡命徒不能正面硬刚,赶紧喊县尉堂兄搬救兵来。
    半个时辰后,孙富就带着堂兄孙敬,还有解良县城里的全部衙役、乡勇回来了,拢共搜罗了两百来号人。这也是县尉能动员的极限了,孙敬听说有起码二三十个马匪,出于重视才派了这么多人。
    关羽一行因为昨晚后半夜才来,睡得沉了,所以直到孙敬带着人马进了村、要围住关家宅子时,才刚刚起身。
    “里面的白波贼听着!降者不杀!交出首恶!”
    不过孙敬没有搞明白情况,终究没敢直接冲杀进去,也没有放箭,就是让几十个弓箭手对着院门和几处院墙塌陷的地方瞄准待命。
    院中的关羽一行连忙拿出兵器、披挂备战。
    赵云反应最快,他本来就已经用过朝食准备出去转转,当下策马厉声喝问:“汝是何人!竟敢诬人为贼,这是河东关都尉上任回乡,我乃都尉帐下右牙门督赵云。放下兵器、说清来龙去脉,可赦你无罪。再敢造次,休说你们这点人,呵哼……”
    “关都……都尉?”孙敬瞬间有些傻眼,但下意识还期望是贼军使诈,壮着胆子问:“既说是新都尉上任,为何不去城中交割、来此荒村,可有关防印信?”
    赵云也不想跟官军徒惹伤亡,毕竟哪怕有人跟关羽有仇,但士兵都是为朝廷效力,无辜的,所以赵云很配合地把关羽的印信拿出来当众晃了一晃。
    “原来这关云长就是关长生逃亡之后改的名字!难怪这些年没听说过关长生的消息。”孙敬眼珠子一阵乱转,看着里面那几十骑都穿上了牛皮带子缀连的铁片札甲、弓马刀枪俱全,知道靠他这两百多号皮甲甚至无甲的乡勇恐怕也讨不到好,连忙趁着还未撕破脸皮,滚鞍下马暂时服软,不给关羽发作的机会。
    “不知上官到此,属下解良县尉孙敬,听闻村中忽来外兵,怕是白波贼的斥候,故而来查问,误会,误会呀!”
    关羽这才施施然地露面:“哦,是何人向你禀报的?”
    孙敬额头冒汗:“只是村中乡民,请都尉不要见怪,他们也是谨慎提防。”
    关于冷笑:“我还会报复那些人不成?”
    关羽当然也知道孙敬,因为七年前他杀盐枭豪强亡命江湖之前,孙敬就已经是本县县尉了。关羽也隐约听说孙家跟那户盐枭有点沾亲带故,但苦于当年他还只是白身,不知道县里高层内幕,所以也不好断定这孙敬跟本地盐枭究竟有多大共同利益。
    此刻见孙敬服软,他也没借口直接下狠手,就旁敲侧击转换话题:“昨日在安邑,樊太守跟我言及本郡抵御白波贼的军备情况,说解良作为本郡三大财赋重县之一,这两年盐务却愈发荒废,盐利日稀,给郡中统筹的军需钱粮也颇为不足,所以我特地来查办!
    既然孙县尉来了,正好,给你三日时间,把本县的营盐大户统统招来,我亲自带兵核查!”
    孙敬顿时心中叫苦:这……这河东郡也换过好几任都尉了,没见过敢用武力揭开运城盐湖私盐利益链条的。
    而且这不光涉及到解良,连郡治安邑、以及南边的猗氏县,也都有几家巨富之家会被牵扯进去!
    运城盐湖的产盐是非常高的,要供给山陕之地大部分的食盐。安邑的产出主要供并州本地;而猗氏的盐要卖到河内、雒阳;解良这儿因为临近蒲阪津,水路可以直通长安,所以整个长安周边三辅之地都吃解良的盐。
    别的不说,单说孙敬当年那个被杀的堂妹夫,就掌握着长安城所需食盐的三成供货渠道。天下战乱不休,盐政早就废弛了,大家都是私卖。
    连太守樊陵上任这一年多来,也是乖乖从利益链条里拿一份份子钱,更何况之前的历任都尉了
    。所谓的严查,最后也就是从三县所有私盐贩的总利润里抽最多半成,就堵住了嘴,胃口小一点、实力弱一点的都尉,三分都不一定拿得到。
    孙敬心中快速盘算着:“这关云长究竟是真的要公事公办掀桌子,还是就仗着他兵强马壮想多分一些钱?如果只是多分些钱,倒还好打发,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要是想彻底掀了……那少不得只能跟他鱼死网破!哪怕他不是白波贼,宁可咱做白波贼,把盐湖献给贼军,要得也比关云长少些!”
    身为豪强大户,孙家人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想从贼的,有官做干嘛要做贼?他也怕打土豪分盐湖。
    但如果遇到了“官要的比贼还狠”这种极端情况,那帮贼也是没办法。
    大不了跟贼谈谈条件,比如献出解良县,甚至献出河东郡,看看郭太郭大渠帅能不能答应让献城的武官继续镇守原来的地盘。
    要是郭渠帅能答应,献城就献城了。
    最近的白波军占领区近在临汾,从临汾出汾水、入黄河顺流而下、再从蒲阪津转入湅水,溯流几十里就能到解良了。只要孙敬想带路,白波军还是来得很快的。
    做好了这个打算,孙敬便忍辱负重,拉着关羽先客气了一番,又请他进城喝酒接风、好话说尽,趁着酒意试探关羽底线,还隐晦地派了一个本地的盐枭出面,提出分润一大笔利润给关羽——孙敬自己之所以不说,也是怕关羽抓到了他的把柄,趁机发作。
    关羽果然勃然大怒,当即命令赵云把那个试图拉他下水的盐枭绑了,过几日以试图腐化都尉的名义、再查明些别的罪证,然后明正典刑。
    要不是孙敬表面功夫做得好,始终没有亲自试探,怕是关羽这一手已经可以把孙敬都找借口杀了。
    孙敬捏了一把冷汗:“关羽这厮!这是给脸不要脸,把咱解良的盐枭势力整个给恨透了,想把咱连根拔起啊!罢了,只好偷偷跟白波贼合作了。趁着关羽此行只是回乡探视,兵马还留在安邑,咱还有机会。听说他有几千骑兵,要是把大军调过来,咱想从贼都没机会了。”
    他立刻秘密派了自己的信使,去临汾跟白波军联络。
    ……
    解良县城之中,关羽赴完酒宴,就回到驿馆居住,还列出一个名单,让从人去城中乃至城南村中,寻访他少年时的友人故旧,带回驿馆一并酒肉款待叙旧。
    赵云今日也跟着一起赴了酒宴,他比较心细,见状有些担心:“云长兄,我看本地的武官,多半跟盐枭勾结,不是什么纯良之辈,兄如此步步紧逼,就不怕他们狗急跳墙么?
    要我说,主公也吩咐过了,我等只是在河东暂住数月,何必惹那么大事儿?事已至此,不如我连夜回安邑,调兵过来增援吧?”
    关羽饮酒捻须:“子龙以为我这二十余骑,在城内会抵敌不了孙敬的心腹?我素知那些盐枭豪强欺男霸女,早已深恨,但他们有些披着官皮,我也不好贸然下手,这就是示敌以虚,等他下手呢!
    不过,你要调兵也好,你出城之后,我便放出风声,说你两天后就会领兵回来。如此一来,留给孙敬的时间就不多了,他还不出手,我也能逼他出手。”
    赵云叹道:“为了私仇,何必如此以身犯险呢?”
    关羽得意笃定:“你算得不对——我是都尉,他是县尉,真打起来,可不是我靠二十余骑,敌他数百,而是只要我斩了孙敬,其余乡勇自然会归降。”
    这不是两军交战,而是上官平叛,杀了作乱的下属后,普通士兵是不会再一条道走到黑的。
    赵云顺着这个思路一琢磨,这才放心。对于关羽突袭斩将的本事,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既如此,我这便单骑回安邑,两日内来接应兄。”
    关羽和赵云所料不差,赵云走后当天晚上,孙敬听说了赵云回去搬救兵的消息,立刻就坐不住了。
    “罢了,只有先除关羽,然后守住这解良县城,赵云的骑兵无法攻城,只要守住一两天,郭渠帅的援兵就会从水路赶到解良了。”
    为了保住盐湖巨利,孙敬集中了手头全部家底,足足四五百人,把拿锄头的家丁和长工、自家佃农都派上了。半夜时分,他亲自带着这些人包围了关羽住的驿馆。
    “白波军进城啦!杀官迎接渠帅啦!降者不杀!”
    手机站:

小说推荐网(m.65273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652738.com

小说推荐网(小说推荐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652738.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也喜欢看